六合彩特码资料

小弟有一个疑惑 不知道板上哪位大哥能帮忙回答
打锁匙的时候 通常都要带你要打的那把锁匙给锁匠複製
我的问题是:
有没有办法不带锁匙去呢?
把锁匙的刻痕描在纸上 或昰用黏土之类的东西把锁匙印模
这样锁匠有办法複製锁匙吗
帝鬼的实力不如炎魔  炎魔,魔之甲破掉中毒时候还可以打一堆高是属于要相处过后才知
道他们好的那类型。
从小就爱吃牛料理的我,几乎吃遍各种牛料理


如果经过时不坊停下脚步带著另一半来这里拍拍照留个念哦

『你晚餐要吃什麽?』

郁玲摇摇头, 那一夜,玄武湖在歌唱(8)


爱情的美丽

就在于

你不知道它何时要来

随谁而来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随笔



  最后一个星期三下午,牙医师终于拔掉郁玲的智齿,虽然自己小时后也被拔

过牙,但看到拿电锯(小隻的)的倒是第一次,郁玲的智齿太大颗,牙医师只好

先用锯子锯成四小颗,再一颗颗的拔掉,虽然有打麻醉针,不过郁玲还是痛得哇

哇叫,我想那真的很痛!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郁玲总算可以离开那号称仅次于电

椅的可怕牙医治疗椅,牙医最后还不忘幽默一下,有需要再来啊,哇勒,我在旁

边看都觉得很痛了,我想郁玲的牙医恐惧症大概永远不会好了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